蠢迟

两根狗尾巴草

  1.一个不正经的双性转,第一次尝试百合……文笔渣,多谢担待。

         2.大家凑合看吧~鞠躬~

         3.大概过两天更新我罩你呀,感谢观看。

        (ps估计也是最后一篇gl,感觉把gl写成了bl的感觉……)


        “中原小姐,如果……如果您愿意和我交往的话,我……我一定……”

  

  对面单方面的海誓山盟还没完全宣读完,就被一声清脆的哒的一声,惊的坐直了身子,惶惶的看着自从来了只打了一句招呼,就一直没有说话的中原中也。

  

  他也实在是不清楚,为什么酒吧里的音乐声音震的耳膜都疼,他竟然还能够清清楚楚的听到中原中也弹杯子的声音。

  

  中原中也的指甲轻轻的弹了一下水杯,透明的水杯在层层水波下映出来墨绿色的指甲,仿佛那水中漂浮的水草。

  

  男人低头看着中原中也的水杯,手忙脚乱的从另一边拿过水杯喝了一口水,继续刚刚的话,“中……”

  

  “我不愿意。”

  中原中也抬眸,不咸不淡的看着对面的男人,余光扫向门口,眉心轻轻的蹙起一瞬,随即又恢复了刚刚的模样,抬手转动着水杯,微微珉着嘴角。

  

  中原中也下意识的摸了一下拇指上的指环,看着径直走向吧台的女人,棕色卷发懒懒的垂在腰际,就像蓬松的水草,长长的裙子也遮不住小腿上的绷带,中原中也微微蹙了眉,直觉今晚可能会不太美妙。

  

  直到看见一个男人拿着一个酒杯径直的走过来,右眼皮忍不住跳了跳。

  “这位美丽的小姐,愿意和我喝一杯吗?”

  

  中原中也眯了一下眼睛,“不好意思,我不愿意。”

  

  对面的男人目送搭讪的人离开,攥了攥杯子,低头一笑说,“突然觉得平衡了。”

  

  中原中也喝了一口杯子里的水,抬头看着对面突然不结巴的人,“那你还挺容易满足的。”

  

  “至少现在是我和中原小姐坐在一起喝东……”

  西字还没说出来,又是一个男人径直的走过来,对着中原中也微微拱了拱腰,“这位美丽的小姐,可否请你跳一支舞呢?”

  

  中原中也右眼皮的跳动莫名其妙的加快了速度,中原中也紧紧的攥了攥手,咬牙礼貌的送走各式各样搭讪的人,但人来的速度,与右眼皮跳动的速度都快一齐,中原中也忍无可忍的啪的一声放下手中的杯子,杯子里的水从水杯里飞出来,没有规则的铺在桌子上。

  

  过来搭讪的人看了一眼桌面上的水,自觉的咽下嘴里没有说出来的话,对着两个人讪讪的笑了笑,“我路过,路过……”

  

  中原中也扯了扯嘴角,摸了摸食指上的指环,踩着高跟鞋还没起来,一缕棕色的卷发落在桌子上,“嗨,小矮子,好巧啊~”

  

  “巧个屁!”中原中也磨了磨牙,“你他妈打发那么多人过来,别以为我瞎。”

  

  “呜哇,小矮子竟然涂了口红,”太宰治子弯腰一手环住中原中也,另一只手伸出食指在中原中也的嘴唇上轻轻的蹭了一下,“诶?番茄红?”

  “果然小矮子会喜欢这种酸不拉几的颜色啊……”

  

  “去你妈的,你家口红才是酸不拉几的颜色。”

  中原中也伸手要挣开,太宰治子眼明手快的拉住中原中也的手,在中原中也挣扎的过程中死皮赖脸的贴着,紧紧的十指相扣。

  

  中原中也,“……”

  中原中也微微的挑了一下眉尾,看着死皮赖脸的那只手,考虑把它撕下去,又不把手弄骨折的概率是多少。

  

  那只手的主人却丝毫不管中原中也想什么,堂而皇之的伸出拇指十乘十手欠的挠了一下中原中也的指环。

  

  “中也呀~”

  这一长声千回百转,听的人骨头都麻了,但是说话的人一点自觉也没有,不自知的往中原中也的耳边蹭。

 

  温热的呼吸打在耳朵上,中原中也没来由的耳尖一红。

  中原中也啧了一声,微微偏头挪开了一点距离,横了一眼太宰治子,“你什么毛病?”

  

  太宰治子微微弯了弯眼睛,漂亮的桃花眼微勾,“给你解答疑难的毛病。”

  

  “啊?啥玩意?”

  中原中也没反应过来,太宰治子垂了一下眼睛,冷淡的瞥了一眼坐在对面的人,伸手捞过中原中也,捧着中也的脸,堵住中也没说出口的话。

  

  中原中也喜欢化淡淡的妆,喜欢收藏各色的口红。太宰治子没有涂口红的习惯,也没有化妆的习惯。

  但太宰治子却喜欢尝各种颜色的口红。

  

  太宰治子趁中原中也没抬手打她之前,伸舌尖微微勾了一下中也的唇角,魇足的勾了下眼睛,“诶,番茄红的口红竟然是巧克力味的。”

  

  “太宰你……”

  中原中也从耳尖红到了耳根,太宰治子看着手痒,伸手过去捏了捏中原中也的耳垂,“中也的耳朵还真是容易红呢。”

  说话间微微眯起眼睛,冷冷的扫了一眼对面不自知的男人,“怎么?你还想看多久?”

  

  “啊……哪个……”对面的男人慌忙的起来,差点带到身后的椅子,太宰治子微微的皱了一下眉毛,笑嘻嘻的凑到中原中也的耳边,“这么没有眼色的人,中也真是一如既往的品味奇差呢。”

  

  中原中也,“……”

  中原中也皱着眉辩解,“又不是我挑的……”

  

  太宰治子一副我不听的模样,“嘛嘛,我不管,本来今天要和国木田君出任务的,结果竟然要过来抓奸,”

  “中也我要告诉你多少遍我不喜欢戴帽子,尤其是颜色怪异的帽子。”

  

  中原中也额头的青筋欢快的跳了跳,“再说一句话信不信我揍你。”

  

  “我不管,中也就是要给我补偿!”

  “中也晚上我要吃螃蟹,一晚上就盯着中也了,饭都没有吃诶,”

  

  “吃屎吧你,”

  中原中也起身,对着对面的男人点了一下头,转头瞪太宰治子,“你活该。”

  

  太宰治子跟上中也,一边伸手过去拉中也的手,一边回嘴怼中原中也,“嘛~中也好过分呀,”

  “不行不行,我要补偿补偿!”

  

  坐在座位上的男人看着一高一矮两个女人从门口走出去,两个人互相嫌弃,拉着的手却一直没有松开,男人坐在椅子上,默默的把水杯里的水干了。

  

  “呜哇小矮子你不光要给我戴帽子,竟然还要虐待我!”

  太宰治子委屈巴巴的贴着中原中也,控诉道,“简直太过分了!”

  

  “太宰治子你烦不烦?!”中原中也使劲瞪了一眼太宰治子,太宰治子委屈巴巴的看着中原中也,“中也~”

  

  中原中也咬了咬牙,“就这一次,”

  太宰治子鸢色的眼眸一亮,“是中也答应我的哦。”

  太宰治子松开中原中也的手,跑向旁边的草丛。

  

  “喂,太宰,你不会是一开心疯了吧?”

  “才不是,你不要用蛞蝓的脑子想我,找到了!”太宰治子从草丛里出来,手里拿了两根狗尾巴草,修长的手指在草上倒腾,“诶?敦君是这么弄的来着?”

  

  “什么啊?”中原中也凑过去,“这是啥玩意?这么丑?”

  

  太宰治子皱着眉看着狗尾草,“我就说中也的品味奇差,”

  三卷两卷,两根狗尾巴草结成了一个环,太宰治子兴奋的拿给中也看,“看!”

  

  中原中也看着那个指环,心中那一种不好的预感达到了顶峰。

  

  “中也~”

  “啊……”中原中也干巴巴的啊了一声,回头看了一眼太宰治子一脸兴奋的模样,忍不住的哼了一声,“欠你的。”

  

  中原中也把手伸了过去,“我愿意。”

  太宰治子眼睛亮亮的看着中原中也,把狗尾巴草的指环套在中原中也的无名指上,一把将中原中也抱进怀里。

  

  中原中也抬手看着狗尾巴草,月光顺着草尖撒在白皙的手上,中原中也微微弯了下眼睛,低声轻喃,“胆小鬼。”

  

  

  中原中也第二天醒过来的时候,中原中也伸手去摸狗尾巴草,摸到了一个冰凉的触感,中原中也抬手去看,是一枚白金戒指。

  “太宰治子你个胆小鬼。”

 

  

  

  

  

  

  

  

  

  

  

  

  

  

  

  

  

  

  


  



  


  


我罩你呀

    

      不正经的学院pa


      私设有,警官宰x学生中

    

     文笔渣傻白甜,感谢阅读~


  口袋里的手机响了好久,长久没人接通,而自动挂断,不到一分钟,紧接着电话又打了进来,中原中也不耐烦的啧了一声,伸手去掏口袋里的手机,又因为蹲着的姿势,掏了半天没拽出来。


  中原中也皱了皱眉,从墙头上站起来,刚刚站起来,夏风不要命的扑面而来,温热的夏风和嗡嗡的振动声融合在一起,中原中也轻微的皱了一下鼻子,才不紧不慢的摁了一下手机。


  嗡嗡振动了半天的手机才消停。


  “是我。”


  这么久才接电话,那头早就急了,却在听到中原中也声音从听筒里传出来,只急急的喊了一句中也。


  中原中也眯眼看了一眼不远处一个院子,一个胡同被强行隔成的院子,早先的时候被人当成了储物仓,后来荒废了,倒是给他们挪出来了地方。


  电话那头的人听到中原中也的话之后,松了一口气,这才把事情三下五除二一股脑全说出来。


  那头人声嘈杂,各种声音传过来,中原中也把听筒往后挪了挪,才简单的嗯了一声,“他说他要见我?”


  “对,他说老大之间的事,和我们这群小啰啰说不上话。”


  那头说完这句话立马嘶了一声,不用想也知道那头被酸的表情。


  中原中也揉了揉眉间,叹了一口气,“这倒是像他说的话,远远的都能闻到一股酸菜味。”


  中原中也低头看了一眼时间,三点二十,离泉镜花兴趣班下课还有一个小时零十分钟,“五分钟后我到那里,”


  “尽量快点解决,我还要接镜花放学。”


  中原中也说完往下压了压帽子,又从口袋里掏出来口罩带上,低头看着手机理了半天帽子下跑出来的碎发,这才满意的收了手机,把蓝牙耳机插耳朵里,从墙头上跳下去。


  这一片都是胡同,早些年的时候还宽敞,后来这家放出来点什么,那家放出来点什么,生生的挤窄了不少。


  不过胡同里平时也没什么车,偶尔来那么两辆,也是什么三驴子蹦蹦电瓶车,慢得也就比走路快那么几迈,说不定碰上疾走就能共同进退了。


  碰上也不会出什么车祸,顶多暂时性毁个容。


  还是过两天结痂就好了哪种。


  中原中也自认为不会那么倒霉,在这一片呆了十多年都没发生什么事,结果中原中也刚跳下去,一辆摩托车就直接冲了过来。


  中原中也还来不及反应,耳朵里的耳机还在唱着歌,整个人就被一股冲力直接刮到了一边。


  蓝牙耳机从耳朵里飞出来,中原中也直接被甩到了墙上,后背擦到滚烫的红砖,条件反射的想伸手抓一把,却什么也没抓住,又从墙上弹到了地上。


  神经上的疼比大脑先一步的反应过来,中原中也支着胳膊坐起来,看着骑着摩托车上的人,难得懵了一下,“我操……”


  太宰治把摩托车停好,倒也没着急过去扶人,他今天原本休息,结果同事那边挪不出人手走不开,这边又出事了,只好打电话求助。


  本来太宰治不太想动,这个加班一点意义也没有,而且听国木田的意思是两波人打起来,这一带打起来这种事几乎都成家常便饭了,一天三顿,顿顿不落。


  太宰治一想到这三伏天,外边的太阳能晒死个人,还要过去闻他们的血腥味,想想就觉得无趣的很,这简直太无趣了。


  太宰治下意识的就要去拒绝,但是目光一触及墙上挂的一张照片,那是他刚进警局时第一张照片,傻兮兮的举着警官证,左穆叹了一口气,妥协的道,“那你把地址发我吧,我去看一眼。”


  本以为只是看一眼,百度的地址三分钟,结果在胡同里生生转悠了二十多分钟,本来对这次任务生满了怨怼,没有比这更糟糕的了,直到他看见他摩托车都冲过来了,墙头上那个穿着杏黄色卫衣的男孩儿不要命的往下跳。


  他决定收回刚刚的那句话,没有更糟糕,只有糟糕透顶。


  太宰治淡淡的扫了一眼地上的蓝牙耳机,不出意外的挑了一下眉尾,晃悠着两条长腿走过去把耳机捡起来,又晃悠着走到中原中也面前蹲下,伸手过去,“呐,你的耳机。”


  声音低沉带着浅浅的笑意,中原中也没去接耳机,微微皱着眉打量着眼前的人,黑色的发梢带了一点自然卷,盖住了一点眉尾,微微弯起的桃花眼带着一丝温柔的笑意,


  长的还挺好看,就是……


  中原中也微微的眯了一下眼睛,复又垂眸看了一眼躺在那只修长白皙的手里的耳机,语气说不上多好的提醒这位撞了人,却装的好像一位路过的好心人一样,面前的这位……先生。


  “您把我撞了。”


  太宰治眨了一下眼睛,瞪大眼睛无辜的看着沈天,“诶?是这样吗?不是我车过来,你从上面跳下来撞我车上的吗?”


  “不过话说回来,我看你长的不算太高,怎么那么重啊?把我车筐都压憋了。”


  面前的人嘴一张一合,说出来的话欠揍至极,中原中也额头的青筋不可抑制的跳的欢快,咬牙切齿的道,“哦,那还真是抱歉啊。”


  “没事没事,一个车筐而已,”太宰治大方的摆了摆手,拇指和食指捏着蓝牙耳机晃了晃,眼尖的看见耳机上轻微的划痕,状似无意道,“你这个耳机被你改装过吗,看起来还挺结实,这么装一下都没事,你真厉害啊。”


  厉害个屁,中原中也一听他说话就牙酸的不行,虽然道理他都懂,就目前的情况看,确实自己没听见车声,直接跳了下去。


  他确实有一部分责任。


  但是这话被面前这位一脸无辜的肇事者说出来,还是没来由的被恶心了一下。


  中原中也一把抢过耳机,三两下塞口袋里,扶着地起来,他还赶时间过去,没时间和这个人瞎扯。


  “那既然这样,”中原中也皱着眉刻意忽略后背火辣辣的疼,晃悠了两下手腕,只是破了一点皮,“你也有责任,我也有责任,我也受伤了,你的车筐……”中原中也一想到刚刚那个人说的话,就忍不住磨牙,中原中也狠狠地瞪了一眼肇事者,“我们两个扯平了,”


  面前的人眨了眨眼睛,明显没料到他会这么干脆。他来这里半个月,这街头乱七八糟什么人都有,打架的乞讨的碰瓷的,三帮人马聚在一起,说不定还能一起吃个饭。


  中原中也垂眸看了一眼蹲在地上,以一种奇异的姿势拄着胳膊抬头看自己的肇事者,皱着眉啧了一声,“还是说你还有什么意见?”


  “我吗?”太宰治眨了眨眼睛,看着眼前把自己捂的严实的男孩,“唔,确实有一点意见。”


  他还有脸有意见?


  中原中也转头错愕的看太宰治,他那里来的脸有意见?


  太宰治笑眯眯的看着眼前的人,这个笑和刚刚一见面的笑略微的不同,多多少少的掺杂了一点主人的主观意识。


  比刚刚一见面虚情假意的笑意真实了不少。


  中原中也一看他的笑,蹙起的眉又紧了两分,“有什么意见你倒是说啊,笑个屁啊,还笑的这么恶心。”


  太宰治站起来,跺了两下脚,唔了一声,低声嘟哝了一声,“脚麻了,”嘶了两声才垂眼看着一脸不耐烦的人,低头凑过去,“也不算意见,就是有一点好奇,你好像……”


  “什么?”


  后面的声音太轻,中原中也没听清,抬头询问。


  太宰治手快速的伸过去一勾,中原中也感觉自己耳朵被碰了一下,温热的夏风就没有阻碍的扑面而来,中原中也错愕的看着太宰治,口罩随着抬头的动作,挂在耳朵上随意的摆动。


  “长的挺好看。”


  太宰治补充了刚刚中原中也没听清的话,站直弯眼看着眼前的人,确实好看,单凭一双眼睛就可以判断出来的好看。


  中原中也很快反应过来,使劲的把口罩挂回去,瞪着好像什么也没做的人,忍了忍还是没忍住,一拳头直接轮了过去。


  “妈的傻逼!”


  “别让我看见你,看你一次打你一次!”


  中原中也到小胡同,已经是二十分钟之后,这一块是老小区,


  大下午的,外面的小摊没有几个,摊主坐在树下聚在一起聊天。


  中原中也径直的骑过去,路过一个门洞,直接拐了进去。


  门洞里其实两栋楼之间的一个胡同。


  中原中也刚拐进去,立原道造第一个看见,从两波人中快步走过去,“中也”


  中原中也也不摁闸,伸腿在地上点了一下,稳住,“复读机吗你?”


  中原中也瞥了一眼立原道造,抬头看两波人中站最中间一个黑胖黑胖的人,还染了一头的黄毛。


  更显黑了。


  “怎么回事啊田沼君?这是……”中原中也伸手指了指,“什么意思?”


  中原中也弯眼看着田沼,“过来就是让我看这个?”